热点资讯 搜寻深圳最有价值资讯
新闻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深圳新闻 > 文章分享 > 此情深过花亭湖————余世磊

此情深过花亭湖————余世磊

2014-02-09 00:00:00   来源:太湖文苑 人阅读 评论(0)    发布者:admin

此情深过花亭湖

 

怀念敬爱的赵国青老师

 

余世磊

 

是正月初六下午,接到曾姨从北京发来的信息:“世磊,年前不好告诉你,赵老师于腊月二十九下午去世,太湖又少了一个爱乡的游子。”尽管心已有准备,但还是被这个信息重重地撞击了一下。晚辈我放下手头的事,谨望北遥点心香一枝。

 

      读中学时,就知道了赵国青这个名字,他是《人民文学》的编辑。1996年,在领导们重视下,《太湖报》复刊,我负责编辑工作。此前,北京振兴太湖联谊会成立,赵老师当选会长。我们将《太湖报》赠阅给一些太湖在外同乡,自然少不了赵老师。赵老师非常高兴,从此与我常有联系,每期《太湖报》必读,关注家乡点滴发展,他还偶尔寄我文章,在报纸上发表。有关领导赴京,在京同乡事迹,特别是朴老爱乡惠乡之举,赵老师都及时写成报道寄我。一片爱乡之情,溢于他的笔下。

 

      在朴老与家乡之间,在北京与家乡之间,赵老师就是一座桥梁。这一座桥梁上,走过了多少人、多少事、多少时光!我是一直看着这座桥立于岁月里,默默承受着那些来来往往,而逐渐变得老旧,乃至今天坍塌而去。

 

      在太湖县,赵老师是与朴老联系较早者之一,深得朴老信任和器重,被朴老称为“宗兄”,两人时有交往。家乡许多人进京欲见朴老,都是通过赵老师介绍、联系的。1996年初夏,我与单位领导进京办事,顺便想去拜望一下朴老。事先,我就是和赵老师联系的。出了北京站,已是深夜,凉爽的晚风里,赵老师站在出站口等候我们已久了。这是我第一次到北京,第一次见到赵老师。那时的赵老师已过花甲,两鬓微霜,面容饱满,热情安排我们吃饭、住宿、游玩。又多次打电话给邦织奶奶,联系我们去朴老家。

 

      同一颗滚烫的游子心,将朴老与赵老师紧紧连在了一起。朴老寄语赵老师等在京文人,要多写写赞美家乡的文字。赵老师写了许多,如《太湖茶乡》等等。1991年太湖大水成灾,赵老师回乡探亲,及时向朴老汇报了家乡的灾情,引起朴老关注,为安徽募集救灾款40多万元。也是在赵老师牵引下,一位香港同胞以实际行动报朴老恩情,在太湖罗溪(现属寺前镇)建起慈恩希望小学。关于朴老与赵老师的因缘交往,还有很多很多。

 1/3    1 2 3 下一页 尾页

上一篇:神秘的莲峰云海————欧阳冰云
下一篇:“文学裁缝”赵国青——朱家托


验证码:
声明:频道所载文章、图片、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。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,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,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.
频道合作:申请此频道合作